猫薄荷沙拉

爱你!

靳夕是何年:

树林旁湖畔边,家国天下尽在门口的秋千上。
仍然表白这位小姐姐@猫薄荷沙拉 
水彩渣渣非要上色,画完想起来要加个秋千。丙烯强制加上。

湖畔旁,树林边。
人生第一幅油画,献给楼诚。

【风镜/楼诚/台丽】【现代AU】这么可爱一定不是我男朋友(上)

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小公举(还是小咸鱼🙈猴开心啊啊啊 上来传图还有惊喜嘤 顺便躺平任吃🙈

一条日更小咸鱼:

*所有文目录


*赠 @猫薄荷沙拉 


*视频授权 @一叶惊蝉 好像很难剪的样子==




1.明家四姐弟外加一个准弟媳于曼丽围坐在茶几边儿上。茶几上有一套男士西装和一只竹篮子,竹篮子里垫着几层柔软的褥子,褥子上静静卧着一只满脸写着生无可恋的白底黑花公猫咪。猫咪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,花色也算不上好看,头顶一撮斜斜生出来的黑毛倒是分外有个性。中等体型,琥珀色大眼睛,尖耳朵,长尾巴,长胡须。




明台强忍住捏它耳朵的冲动:“一看就是捉老鼠的好手。”




明镜眼都不抬,低声呵斥:“不许胡说。”




明台扁嘴,委委屈屈地往未婚妻那边挪了挪屁股。于曼丽悄悄拍拍他手背以示安慰,却也不敢出声。明楼安静坐着,双手放在膝盖上交缠,眉头微蹙,显出难得的苦恼模样。明诚看看大姐,看看大哥,眨巴两下圆眼睛,挠了挠耳朵果断选择闭嘴。




谁能想到王天风对明楼办公室的猫薄荷过敏呢?




谁又能想到他的应激反应居然是变成一只猫呢?




明镜看看他们,再看看神态举止都极为神似王天风的猫咪……不得不相信。试探性地张口轻唤:“天风?”




王天风的耳朵尖耷拉下来,本来就无神的眼睛直接闭上了,两只白色的前爪捂住了眼睛,猫嘴一张想要叹气,却发出了“咪呜”的声音,吓得他赶紧合上嘴巴。




明镜怔了怔,忽然喜笑颜开,双眸放光地小声尖叫着捧起王天风,亲在了那毛绒绒的前爪上。




明楼看着王天风缓缓摆动的长尾巴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。




出息吧!不就我姐亲你一下吗?都变成猫了,还高兴呢?!




2.入夜。




明镜最喜欢这些小动物,只是工作忙碌一直没有机会养一只,现在自己男朋友变成了猫,自然想把王天风抱到自己房里睡。反正只是一只猫嘛,何况两个人交往也有两年了,本打算年底订婚的。




想当然了……三枚姐控异口同声地反对。明楼不容拒绝地把王天风扔给明台:“照顾好你导师。”然后和明诚一起施施然回房。




明台手忙脚乱地接住老师,一脸欲哭无泪地看着目露凶光的花猫。




呜呜呜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帅气可爱的我?




明镜万分不舍地摸摸王天风的耳朵尾巴,也回房了。王天风幽怨地看着女朋友的背影,再想想相携而去的明楼明诚登时不满起来:童养媳了不起啊?!




3.明台房里,王天风眼冒绿光地看着明台柔软的大床,最终还是咬牙放弃了:明镜总说小弟睡相不好,他可不想还没娶到明镜就先被小舅子踢死。好在于曼丽吃完晚饭,又跟明镜一起把小篮子弄得更舒服了一些才告辞,蜷成一个球睡在这里好像也挺不错的。




他正惬意地摇着长尾巴,就看见已经躺下的明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,在床头摸了一个什么塞进嘴里。




王天风眯眼。




明台笑呵呵地问:“老师,猫粮不好吃吧?”




“想吃棒棒糖吗?”




“我姐说猫不能吃太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啦老师!”




王天风静静看着作死的小明同学,默默确定了明台这学期的期末分数。




4.一小时后,吃完棒棒糖又重新刷过牙的明台已经陷入深眠。王天风却还是睁着个猫眼毫无睡意。




一条鱼,两只老鼠,三袋猫粮……




睡不着好烦啊……




我快抑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……




卧槽这难道是要变回去的节奏吗?!




当然不是……




只是因为夜猫子而已啊。




两小时后,从城南跑到城北,再从城东跑到城西,满城旋转跳跃不停歇的王天风终于感到了困意,返回了明宅。




……然后陷入了深深的迷惘。




大门已经锁上了,王天风只能爬窗回到自己的小篮子里。问题是他到明宅的次数不少,但留宿还是第一次,并不熟悉明家几个人的卧室分布,严肃地思考了半晌终于确定了一间关着窗的。




应该是吧……?




轻盈地跃到窗台上……




里面明楼明诚正在……




卧槽这处男直男不宜的辣眼睛!




颓废地用前爪捂住眼,一时不察便失去平衡的王天风跌到草坪上,又恢复了刚变成猫时的生无可恋状。




5.第二天的早饭时间,虽然没摔坏但是腰酸背痛而且受到极大惊吓的王天风决定展开报复。一边吃着猫粮,一边嘲讽着明楼的每一句话。




但是很可惜的是……




听在其余四人耳中,不过是一串抑扬顿挫的“喵喵喵”而已。




王天风生气地确定了明台下学期的期末分数。




无意中又背了个锅的小明如果知道真相的话……




好像也并不能把任何人怎么样XD。




6.这天是周六,昨天明镜安排调查的人还没有回音,倒是请到了几个灵异人士,死马当活马医吧。折腾到晚上也没个结果,明镜开始担心了,三个弟弟也都有点泄气——虽然王天风变成猫以后看着顺眼多了,但总不能让自家大姐嫁给一只猫吧?




最后,明台举手提议让王天风再闻一次猫薄荷以毒攻毒。反正王天风是人的时候,一闻就变成了猫,是猫的时候,能变回人最好,变不回去也不会有什么更坏的可能性了吧?




于是,过了一会,明台缩在沙发里委屈扁嘴。明楼明诚看着发疯过后,陶醉地眯缝着眼睛缩起前爪,仰躺着露出肚皮让明镜挠痒痒的王天风……




每人脸上多了俩字母。




一个“MD”。




一个“ZZ”。